詩歌
首頁 > 作品 > 詩歌 > 正文
原載于2019年8月《鴨綠江》
 

鋼鐵從這里開始——寫在鞍鋼展覽館

 
翟營文

 
這些鋼鐵從生活的平面凸現出來,用它們的
堅硬來界定忍耐和爆發
它是這個冬天的中心
有凝聚的力量
讓所有生活里的行走
有了骨骼和鈣
這些鋼鐵是如何凝聚到一起的
那種塑造的力量泰山壓頂
我感受到了所有的重量
都壓向這個中午
壓向我單薄的中年
不斷擠壓
讓破舊的我成為坐標
成為與昨天對話的方式
 
 
一面齒輪的墻壁
銳角的尖利毫不退讓
鈍角的渾然不知是一種大智若愚
被規整的鋼鐵是暫時的鋼鐵
它們還可以合作
組成冰冷的機器,沒有任何情趣只有信仰至上
那些齒輪是有使命的
它們掛在墻上是一種宣示和召示
是用無聲的反抗和無形對抗
會用擲地有聲對抗無病呻吟
用樸素無華對抗喧囂和奢華
讓很多自詡的現代直撞南墻
 
 
一個鋼水罐立在水泥地面
像一個內心狂熱的人
歸于平靜和無奈
在鞍鋼的一個角落,它處心積慮又無所事事
除了厚重好像什么都沒有了
除了滿身的歷史感好像什么都沒有了
它就像舊時光的軀殼
面對它是需要勇氣的
你無法消滅它也無法回避它
現在它沉穩如江山
它正在一點點鋪展開舊日的價值觀
落日的余暉為它披上錦繡
那是父輩的尊嚴蕩氣回腸
 
 
是不是鞍山的每一條河都為鋼鐵而流
是不是這里的每一片葉子都有一個鋼鐵的名字
隨著汽笛聲搖擺
我的身體被工業化了
大工業是大發展的搖籃
大工業大到生活的每一個細節大到所有的動詞
是不是鞍山的鞍就是壯士不下鞍的鞍
是不是我一轉身鞍山就成為沸騰的群山
在鞍山,我是鋼鐵的孩子
我把手臂伸成鋼鐵的樣子
或者,我一說話
就被爐火收納
成為鋼鐵的一部分
在鞍鋼,我無比堅信堅硬
這種堅硬支撐起命運
這種堅硬打造了一支意志堅強的隊伍
這種堅硬讓民族有了骨頭和豪氣
讓骨頭和豪氣有了錚錚之聲
 
 
回到舊鋼鐵,回到似曾相識的舊,回到骨子里
一直都在的舊
一堆鋼鐵相聚在一起是幸運的
一堆鋼鐵在一起能談論江山永固
談到群山沸騰的日子
就有如血的夕陽
談到鋼鐵語言一下子就力不從心了
好像我們并沒有真正認識過鋼鐵
好像我們并沒有與鋼鐵有過心與心的交流
 
 
一張舊報紙上面有模模糊糊的生活
它蓋在一面墻上
蓋住了那么多熟悉的身影
他們都是一律地繁忙
一致的表情和天色
我竭盡全力想用舊文字
拼湊出清晰的內心
但我看到的還是紅紅火火掩蓋下的模糊
大手筆,大氣象,大趨勢
唯獨沒有小,小的快樂,小的幸福
小到柴米油鹽
小到內心的那一點點波紋
 
 
回到齒輪,回到油污
和團隊精神
回到咬合和間隙
帶動著龐大的力量去推動
這是工業的故事
有鋼鐵才會情節曲折
從鋼鐵開始,我把
命運推向高潮
舉足有輕重泰山壓頭頂
給我鋼鐵的呼吸吧
給我運轉和聯動
讓我的生命依附于龐大的秩序
我的手臂只是機器的細枝末節
我的面孔打著生動的烙印
鋼鐵是另一種花朵的叫法
鋼鐵的香氣不是每個人
都嗅得出來
鋼鐵,我為你交出這紛繁的陽光
這紛繁的陽光中我滿懷青春
 
 
怎樣煉成一爐鋼就是怎樣活好一生
就是別樣的生命發出火花
紅色的一群孩子,我愛你們
讓我一字一字講解
把愛一點點表達
讓我立起旗幟死守這最后的所有
我要有一個鋼鐵的名字而不是通常別人喊我的
我要用鋼鐵去打一把鐮刀
去打一把犁鏵
翻開新鮮的土壤
我要用鋼鐵敲打鋼鐵
如果我重新開始
也只能是趁鋼鐵還在爐里
 
 
此刻,我深入鋼鐵之內
是它小小的影子
是它轉動時的隨波逐流
是它立地成佛后寧靜的笑容
我深入鋼鐵,深入它的火熱和沸騰
深入它的執拗和偏執
不需要解釋和費盡心機
我退守父輩的自豪
全神貫注一往無前
如果我偶爾停下來
那只能是因為鋼鐵,而不可能是別的什么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新火巅峰新火巅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