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首頁 > 新聞 > 正文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我省作家采寫援疆干部先進事跡后記

時間:2019-09-29 16:36      來源:遼寧作家網
  9月5日至12日,為充分展示我省支援新疆建設的成果,書寫遼寧援疆干部為建設團結和諧、繁榮富裕、文明進步、安居樂業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疆所做出的突出貢獻,我省作家分別到我省援疆指揮部、塔城地區的“一地兩師”10個援疆單位(含生產建設兵團第八、第九師)進行了創作采訪。邊疆美麗的風景和援疆單位、援疆干部們的感人事跡都給了采訪作家從沒有過的震撼,采訪結束后他們紛紛將這強烈的感觸凝聚筆端,形成了采訪后記,我們同時匯集了采訪過程中的珍貴照片,在喜迎新中國70華誕之時將這些資料展現在大家的面前,讓我們共同祝福這些奮斗在祖國最需要的地方的援疆干部,并期待這次采訪后各位作家的文學成果。
 
  周建新,遼寧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創聯部主任,著有長篇小說《大戶人家》《血色預言》《老灘》《王的背影》《錦西衛》等10余部,中短篇小說集《分裂的村莊》《平安稻谷》等。曾在《當代》《十月》等文學期刊發表中短篇小說百余篇,作品多次被《小說選刊》《小說月報》《中篇小說選刊》《中華文學選刊》《新華文摘》選載,多次入選中國年度小說選本。
天山作證
  9月6日到達新疆石河子市,采訪生產建設兵團八師遼寧援疆干部人才以來,心潮澎湃,一周的時間,住在援疆公寓,日夜接觸,每一天都在感動,雖然采訪每一個人,都不說自己,都想讓我表達別人,但我終于從中了解了這個集體,正像他們自己說的那樣,1+1+1>3。也就是說,援疆的大連、阜新、鐵嶺三個隊,加在一起,支援邊疆的力度和效果要大于三。
  采訪期間,我參觀了天地人產業大廈,那里是高新產業園區,是遼寧的援建項目,到處可見遼寧的知名高科技企業的身影,遼寧企業家形象,體現了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理念。我奔赴了將軍山綠化園林現場,寸草不生的荒山,硬是開辟出了城市的后花園。石河子機場,那是大連周水子機場管理模式的翻版,因為高管階層,大多來自大連機場的援疆人才。還有千畝棉田,萬傾林木,一家一戶的維吾爾家庭,到處都是援疆干部人才的身影,就連街上跑的公交車,都是遼寧援疆號環保電動車。35名援疆干部人才,放下自己的孩子,當35名維吾爾族孩子的家教,讓他們全部考上內地的重點高中。
  在石河子,他們做的每一件事兒,都是周“抓石有痕”,他們的每一天,都在做我和我的祖國在一起。
 


  素素,一級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遼寧省作家協會顧問、大連市作家協會主席、大連市文聯副主席、大連大學碩士生導師。散文《佛眼》獲中國作協“全國散文大賽”一等獎;散文集《獨語東北》獲中國作協“第三屆魯迅文學獎散文、雜文獎”; 散文集《張望天上那朵玫瑰》獲“第三屆中國女性文學獎”;散文集《流光碎影》獲“新聞出版總署三個一百原創工程獎”;《旅順口往事》獲“遼寧文學獎”。個人獲“遼寧省第四屆優秀青年作家獎”、“遼寧省首屆最佳寫書人獎”、“大連市政府文藝最高獎·金蘋果獎”等,已出版十多部散文集。

  第一次去塔城。看地圖就知道了,如果說新疆是無法想象的遼闊,塔城就是無法想像的遙遠。城區距邊境只有12公里,邁出巴克圖口岸那道門,就是哈薩克斯坦。如果塔城不是遼寧援疆對象,我可能此生不會去到那里。
  所謂塔城,有兩個系統,也叫“一地兩師”。一地者,塔城地區,自治區所屬的地級市。兩師者,八師和九師,生產建設兵團所屬的師級建制。所謂“一地兩師”,其實是三個同級別的獨立單位。因為地域太大,路程太遠,遼寧援疆總指揮部下設了兩個分指揮部,總指設在塔城,兩個分指設在八師和九師。塔城地區,轄五縣一市。八師和九師,下轄諸團。總指和分指,縣市和諸團,都駐有遼寧援疆干部,天各一方的他們,正是我們所要采訪的對象。
  也許因為采訪團我最年長,帶隊的金方主席讓我留在塔城采訪總指。與總指同駐塔城的,還有沈陽工作隊和醫療援疆工作隊,就是說,駐在塔城的三個方面軍,我都要采訪。任務艱巨,心下忐忑。可是,當我真的走近了他們,個人那些小糾結就見不了光了。塔城文聯給安排住在地區最好的酒店,里面的床單和氣味都是簇新的。但是,我和金方主席決定住在素而簡的援疆公寓,每餐飯也都在公寓食堂里吃。一是方便采訪,二是可以直接體驗援疆干部的日常生活。我的采訪,首先從三支隊伍的領軍者開始。遼寧援疆總指揮楊軍生,沈陽隊隊長束從杰,中國醫科大學塔城醫院院長鐘紅珊,漫長的三年援疆日志,他們幫我一頁一頁地掀開。當然,在我的本子上,還有更多被采訪者的口述。在塔城一周時間,除了采訪,還是采訪。金方主席不只是始終陪著我,甚至幫我采訪。每天晚上,我們都是11點之后才能回到房間休息。
  對我而言,每次采訪都是一種心靈的受洗。被采訪者的家國情懷,為忠孝難全而流的淚水,讓我受教至深,終生難忘。我希望自己能把遼寧援疆干部的大愛和付出,真實地還原在我的文字里,讓更多的人如我一樣,感同身受。
 
  劉國強,中國作協會員、遼寧省傳記文學學會會長、遼寧省散文學會副會長。已發表中篇小說30部,出版文學著作19部。代表作《日本遺孤》《羅布泊新歌》《鼻子》。曾獲中國傳記文學獎、遼寧文學獎、遼寧省五個一工程獎、遼寧省優秀圖書獎、北京文學獎、孫犁散文一等獎、遼寧最佳寫書人等獎項。
 
  遼闊的新疆自古多英豪,左宗棠霸氣收復失地,錫伯族先祖帶家小從沈陽出發,歷經磨難去查布查爾戍邊,當代援疆干部再續新篇……
  感謝省作協精心組織的采訪遼寧援疆干部的活動,讓我們再次領略到祖國新疆的遼闊與壯美,多民族團結奮進、建設祖國的壯舉。我們深深被援疆人無私的奉獻精神、高貴的理想信念和堅韌的意志品格所感動,靈魂也受到一次洗禮。他們克服遠離家鄉、水土不服、飲食不習慣、工作環境不適應、身體疾患等種種困難,出色地完成了援疆任務。
  我有幸到額敏縣采訪,在此援疆的43名工作隊員都是遼陽人。盡管他們來自38個單位,職業、秉性、愛好各不相同,卻團結一致,出色地完成各項工作,被遼寧省對口支援新疆前方指揮部主要領導贊譽為“王牌軍”和“直屬部隊”。
  歷史的巧合令人震撼:一千年前,耶律大石從遼陽出發,馳騁萬里來到額敏,建立了威震亞歐大陸的西遼王朝,而今援疆志士從遼陽出發,來額敏建功立業、續寫新的傳奇!
  遼寧工作的領隊張成良先生尤為突出,他置身建設新疆、促進民族團結的高站位,精準地把握政策,在抓項目、啃難題、敢擔當、重實效、帶隊伍以及因人施策展現卓越的領導藝術等方面,都有出色的表現——我深深被他的境界和人格所感動,擬創作報告文學《愛在也迷里》。
 
   于永鐸,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法學學士。發表及出版長篇小說《愛情后時代》《悲情東北》《跳舞者》《藍灣之上》,出版長篇報告文學《洛古河畔紅豆紅》《戰毒》。《跳舞者》獲大連市金蘋果長篇小說獎。《藍灣之上》獲遼寧省作家協會重點長篇小說扶持。《指燈為證》獲《中國作家》第五屆劍門關文學獎中篇小說獎。《悲情東北》(原名《布爾什維克的女兒》)獲中國作家協會重點作品扶持。

  我被省作協分配到和布克賽爾蒙古自治縣采訪盤錦市援疆工作隊。和布克賽爾草原是土爾扈特人的故鄉,乾隆年間,土爾扈特人不甘被沙俄欺凌,突破重圍返回祖國。我相信這片草原上有著無數動人的故事等著我來采摘。為了采訪方便,我拒絕了條件不錯的賓館,直接住進了援疆工作隊的宿舍,和隊員們同吃同住,近距離觀察了解他們的生活和工作情況,幾天來,我記錄了厚厚一大本4萬字的采訪筆記,收獲頗豐。
  采訪中,我發現盤錦援疆隊的隊員們都有一種理想主義情懷,這種情懷在現實生活中尤其寶貴。他們甘愿犧牲小家的利益,為邊疆人民服務,他們并不是要圖什么回報,其實,任何回報也彌補不了他們的付出。我不想為他們唱高調,我確確實實地看到了他們的一顆顆純樸的心靈,我一次次為他們感動著。其中,我采訪的一位萬勝新醫生,今年已經53周歲了,當他聽說和布克賽爾地區眼病高發,便主動請纓援疆。萬醫生的家庭負擔很重,岳父是阿爾茲海默癥的患者,妻子照顧老人已經疲憊不堪。她對丈夫的援疆很不理解,萬醫生說:“我是一名黨員,我不去,你讓群眾去援疆?”
  到了和布克賽爾以后,萬勝新一心撲在工作中去,在當地做了多次創紀錄的高難度手術。他和時間賽跑,即便是星期天休息的時候,他也要和其他“援友”們主動下到牧區,為各族群眾義診。2018年假期,萬醫生回到盤錦老家,等到假期結束他剛剛歸隊,就接到了妻子的電話——岳父去世了。萬醫生當天又急匆匆地往回趕。我們聊到這兒的時候,萬醫生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這就是我們的援疆隊員,這就是我心目中的最最可愛的時代英雄。
 
  黃瑞,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現為大連市作協副主席、大連市傳記文學學會會長、遼寧傳記文學學會副會長,東北作家網、東北名網總編輯。魯迅文學院第六屆學員,遼寧作協第二屆至第五屆簽約作家。曾在人民日報、中國青年報、十月、詩刊、詩林、鴨綠江等報刊發表文學作品。已出版作品:詩集:《達紫香》;長篇小說《敏感地帶》;傳記體長篇報告文學《為了這方土地》《鐵血河山》《高玉寶傳》《商魂》等22部作品。曾獲遼寧首屆報告文學獎、首傳記文學獎;長篇報告文學《為了這方土地》獲北方六省一市文藝圖書一等獎。

  上世紀八十年代,一首《小白楊》唱響軍營內外、大江南北。但我不知道這棵小白楊陪伴的邊疆哨所在什么地方,想往以久。直到這次與遼寧省作協的赴新疆采風團之行,圓了我與小白楊哨所之夢。采寫援疆干部,我恰巧分配在塔城地區的裕民縣,而小白楊哨所正是在這個縣的邊境線上。小白楊哨所浴風雨、伴嚴寒守護在祖國的西北邊陲,為千家萬戶的安寧,默默地奉獻著。而我采訪的遼寧錦州援疆干部們,他們如同小白楊哨所一樣,經風雨戰嚴寒,為裕民縣的經濟發展、百姓生活富裕、生活秩序安定幸福,而在犧牲小我、不為艱難,夜以繼日地工作著。三年來,34名援疆干部的付出,得到了當地干部群眾的一致認同。每天采訪不論是事件,還是干部們的付出,都使我感動不已。現在,我正在創作這些援疆干部們的感人故事和他們為裕民所做的難忘事情。我會力我所及,認真創作,把錦州援疆干部們的風采、事跡寫出來,盡一份文字工作者的責任,也讓我為巴爾魯克山上的小白楊、雪蓮花添上精彩的一筆。
 
  馮金彥,遼寧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本溪日報》總編輯。先后在《人民文學》、《詩刊》、《人民日報》等近百家刊物和報紙發表散文、詩歌、評論、小說。
一個孩子的名字牽動了兩座城
  托里太大,面積是本溪的3倍,短短4天采訪時間,有2天行走在鄉鎮的項目工地,剩下的2天沒有能夠采訪到每一位援疆的老師、醫生、干警,甚至有許多人連面都沒見上。但是,短暫的采訪過程,已足以讓我感動,讓我敬佩,讓我在心中一一寫下這些本溪援疆人名字,這些溫暖的名字,親切的名字。
  在托里,我記住了援疆干部的奉獻,更記住他們背后的那些身影,孤獨的母親、勞累的妻子、思念的孩子,在每一個成功的援疆干部身后都有一個親人。他們是援疆干部的一種溫暖、一種支撐、一種愛、一種力量。有了他們,才有了2次援疆、3次援疆、夫妻援疆,全家援疆的故事,才有了援疆干部像小白楊一樣永遠扎根托里的感動。
  在托里,一個孩子的名字牽動本溪與托里兩座城,一個孩子的喜悅成為兩座城市的喜悅。當8月的風吹過托里21300平方公里土地的時候,燕雯,一個普通的托里孩子,一個普通工人的女兒,一個在本溪一中讀了三年書的孩子,成為清華大學的學生,成為托里有史以來第一個考上清華大學的學生,成為托里的驕傲,成為本溪教育援疆的驕傲。
  在托里,當我從供暖廠房、福利院、學校、醫院走過,當我遠望著每一個與托里人民幸福有關的民生建筑上都掛著遼寧援建的徽標,我深深的懂得了這些援疆干部生命的價值與意義。
 

 

聶與(右二)在遼寧援建項目前留影
  聶與,原名聶芳,司法部門工作。在《鐘山》《上海文學》《山花》等刊物上發表小說幾十萬字。
他們,最可愛的人
  接到省作協通知我去走訪撰寫遼寧援疆的報告文學,第一反應是榮幸,沒有做任何考慮就說:“我能去。”因為我知道,這樣一支特別的隊伍,他們的事跡一定感人至深。這也是我此生最遠的一次實地采訪。
  我們馬不停蹄,兵分幾路前行,當周副主席把我交到烏蘇副領隊的手上,他們去往更遠的地方,我知道,那是孤軍奮戰,更是風光旖旎。
  我一下子就融入了烏蘇營口的工作隊,從領隊到隊員對我像親人一樣,我們三餐在一起吃,從早到晚的采訪和走訪,我了解了他們的衣食住行,他們的喜怒哀樂,他們的擔當與收獲,他們的傷痛與光榮。
  也許每個人都有工作和生活的不易,都在克服自己獨特的艱難險阻,隊員們在訴說自己的經歷時,他們是真實而平和的,當我回到遼寧,回到我的書桌前書寫他們的時候,他們又是奔騰而無比生動的,我的眼淚一次又一次地流下來,我想,是文字的流淌與停頓讓思想抵達了更深更久的地方,讓我更深地走進了他們的內心世界和精神實質。
  他們,讓我看到了,在各自的崗位上成就著不可或缺的力量和最美的自己,為遼寧援疆事業奉獻著自己的青春和熱血;看到了黨中央為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的總目標,所做出的重大的史詩一樣的戰略部署。
 



韓文鑫拍攝的沙灣市集一角
  韓文鑫,遼寧省文藝理論家協會理事,遼寧省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現任葫蘆島市文聯副主席。著有歷史文化叢書《走廊地帶六千年》、長篇報告文學《泳裝和這座城市》、報告文學《超越夢想》、《李伶伶的故事》,遼西走廊系列文化散文、文學評論《熱望一個文學新時代降臨》及小說、新聞評論、人物傳記等作品。
   
  我負責采訪的地方叫沙灣,是塔城地區的一個縣。對新疆的了解,最感性的是一首歌:我們新疆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好牧場。戈壁沙灘變良田,積雪溶化灌農莊……
  新疆是個好地方,更是個神奇的地方!新中國成立70周年了,新疆的發展和建設是史上最好的時候。可以說,沒有幾代人的援疆,新疆就不是這樣的新疆。
  去沙灣這一路,讓人深刻領會了新疆的地之大。到達沙灣縣,我直接住進了鞍山市援疆工作隊駐地。從這天下午開始,我正式進入采訪。很緊張,很有趣,還有點小神秘!可惜的是,時間有限,我只采訪到以下幾位同志:
  馮義,原鞍山市生產力促進中心主任,沙灣縣委副書記,遼寧援疆前方指揮部班子成員,鞍山市援疆工作隊領隊;
  孫會海,原鞍山市委組織部黨員教育中心副主任,沙灣縣委組織部副部長;
  周慧欣,鞍山市海城市西柳市場管委會副主任,沙灣縣商務和經濟信息化委員副主任;
  房光宏,鞍山市圖書館地方文獻數據庫建設部研究員,沙灣縣文化體育廣播影視局專業技術人員;
  李寧,鞍鋼總醫院心臟科副主任醫師,沙灣縣醫院心臟科援疆專家;
  羅浩,鞍山市住建局秘書處干部,沙灣縣住建局局長助理;
  楊文凱,鞍山市海城市中心醫院神經外科主任,柔性援疆專業技術人員,沙灣縣醫院急診室專家;
  王新軍,鞍山市城鄉規劃設計院總工程師,沙灣縣國土自然資源保護局;
  顧湘,千山區唐家房鎮畜牧生產辦主任、中級獸醫師,沙灣縣獸醫站專業技術人員。
  要說明一下,我是在有限的時間里,采訪了有限的幾個人,了解到有限的一些事。寫下這些名字,不是為了樹立典型。支援新疆有史經年,我的這點工作,遠不足以表現其萬一。如果說,援疆故事是本書,我很榮幸,打開了其中的一節,讀到了其中的幾頁。
  我最想說的是,來和不來新疆,內心的感受是不一樣的!無論是我們,還是這些援疆人!
 

 

邸玉超拍攝的塔城美景
  邸玉超,一級作家,中國作協會員,朝陽市作協主席。曾獲得第六屆、第九屆遼寧文學獎,第十三屆遼寧省“五個一工程獎”。
援疆干部的擔當與奉獻
  九月五日,在參觀完遼寧省援疆工作展覽后,我們分赴塔城地區各市縣開始對援疆干部進行采訪。我的任務是采訪工作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九師的援疆干部。九師與額敏縣同城,我和文友劉國強同車由塔城市前往六十公里外額敏縣,他負責額敏縣的采訪。我入住九師小白楊賓館后,未作休息,馬上去九師援疆分指揮部,與來自丹東、撫順、朝陽、葫蘆島四市的援疆干部和優秀人才座談,在一次次被感動中,結束第一天的采訪。6日至9日,連續四天奔赴九師161團、162團、163團、170團采訪,行程達1200多公里。我們下連隊,訪哈薩克牧民家,深入援疆項目的工業園區、邊貿互市、萬畝沙棘林、飲水工程,等等,可謂車行千里,馬不停蹄。走的最遠的一天,是去170團一連和二連。此行沒有采訪目標,我和一直陪同我采訪的170團副團長李立新說,我就想到九師最偏遠的連隊去,感受九師百姓的日子,體驗援疆干部的生活。于是有了這一難忘之旅。九月初的新疆,秋意已經很濃了,沿途的山地草原草已經枯黃,戈壁灘更是黃沙漫漫,走上百里,不見人影,在這里,對遼闊與蒼涼有了切身感受。在草原深處,我們有幸遇見兩只野生黃羊,她們在我們的目光追逐中,奔向無盡的天邊。
  在經過漫長而枯燥的長途跋涉后,車子停在一個小鎮。本以為到了目的地,下車才得知,這是二連,距離一連還有一段路程。又行駛了十五公里后,我們終于抵達戈壁與草原深處的一連所在地。司機王師傅告訴我,一連距離團部的距離是195公里。而我們從額敏師部到團部已經行駛了一百公里。真的是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國有多大。這樣的行程,是一些援疆干部的常態。援疆干部的辛苦,援疆干部的付出,援疆干部的擔當,怎是這短短四天多時間所能體會到的啊?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新火巅峰新火巅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