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文學評論

現實主義文學向網絡空間延伸

時間:2019-07-17 09:51      來源:南方日報

網絡文學的現實主義創作方向彰顯,是近兩年網絡文學領域的突出特點。這些作品跳脫出了玄幻、穿越等網文敘事的程式化套路,而是身著現實主義的“正裝”亮相,無論是生活氣息還是關注視角都呈現出濃郁的現實主義色彩。創作者持續用飽滿的創作熱情,正視豐富的現實生活,承載著文學反映時代、服務人民的文化重任。

特別是阿耐的作品。我在前段時間的一場大會上專門談到過她的《歡樂頌》和《大江大河》。《歡樂頌》講述了五個來自不同家庭、性格迥異的女孩,在職場和情感中互幫互助、共同成長的故事。《大江大河》則生動細致地描寫了不同社會人群在改革開放大潮中經歷的磨練和蛻變。還有前一段熱播的《都挺好》,通過蘇明玉這樣一個從小不受家人待見、依靠個人奮斗成為職場精英的人物,寫出了許多現代女性在家庭關系和情感歸宿中遭遇的種種困惑。這些作品對于現實的敏感度與熱情,是足以讓許多傳統主流的文學作家感到慚愧的。

中國文學中一直有著現實主義的傳統,準確地說,是批判現實主義傳統。作家通過自身對現實社會的觀察,用犀利的筆觸直指社會的問題和弊端,從而引發人們的反思,也讓自身成為了社會歷史記錄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對于中國當代文學來說,如何延續現實主義傳統,卻成了一個問題。優秀的作家成名之后多數以寫作為職業,其中,有一些作家逐漸與廣大群眾脫節。說得犀利一些,一些作家一直“假裝在生活”,生活在別處。而在這樣的一個空白的狀態下,網絡作家反而“有機可乘”。以阿耐為例,據說她與出版社簽了20年的協議,這20年間她不參與任何作品的推廣,也就是說寫作僅僅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固然,從藝術高度而言,《歡樂頌》等作品難以超過文學大家的經典,但作者的一大優勢,就是始終保持著對當下生活的敏銳感受。

當下中國處于飛速增長的轉型期,而在城市化的進程當中所表現出來的問題比過去更為復雜。應當承認,中國當代作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來自農村,因而都市話題對于這批鄉村文學作家及很多50后、60后甚至70后作家而言是難以處理的一大挑戰。所以我更寄希望于80后、90后的作家,及年輕的網絡作家,他們多在城市中長大或生活,是“都市中一條游動的魚”,他們的每一次呼吸都與都市的發展節奏緊密相連。這樣的一種生命狀態,可能會幫助我們更好去認識中國的社會現實。

網絡文學作者的優勢是與生活“零距離”,在表達生活上更少顧忌。當年慕容雪村為什么那么火?就是因為他寫出了一些都市青年在事業、情感以及婚姻等各個方面經歷的迷惘和種種考驗。他們常常“赤裸裸”地面對現實,但藝術在面對生活的同時又要站得更高一些去關照它。現實主義網絡文學創作才剛剛起步,既有現實主義精神、又有網絡表達方式和傳播能力的寫作經驗沉淀還不足,在這當中,部分作品也存在文字的粗枝大葉及快速制作等弱點和問題,而且網絡作家多數比較年輕,人生閱歷的不足,讓他們對于生活的理解可能欠缺深度。要知道,許多文學經典作品是作家用一生的心血澆灌出來的,如陳忠實為了《白鹿原》花了一輩子的經歷去體會,而路遙的《平凡的世界》至今都是大學生借閱頻率很高的作品。熱潮之下,我們還需提防“偽現實主義”的現象。一些網文作家研究了受眾的需求,追蹤人群熱議的話題,比如學霸、裸婚或者職場。熱潮之下,也不乏過分追逐熱點、靠熱點獲得生存權的職業寫手所創作的披著現實類題材“外衣”的“快消品”,正在躍躍欲試地占據市場的一席之地。

現實主義是一種看待世界的角度或方法論,它并不局限于我們常說的現在流行的現實類題材,它適用于包括現實類題材在內的諸多題材。有趣的是,秉持著現實主義的世界觀和方法論所創作的網絡文學,它的文學譜系及文學元素是混血的、多元的、融合的、變幻的。它與傳統的直接的現實主義文學有本質上的差別。譬如發端于網絡的劉慈欣代表作《三體》,按傳統類型的認定是科幻題材,它是虛幻的,但另一個角度看,《三體》當然也寫了中國的現實,只不過它將重點放在了對人類文明演進歷程的一種反思上。一如電影《盜夢空間》讓人們驚訝地發現,它已經在深入地探索我們的思維,探索人類對未來世界的理解。毫無疑問,像《三體》這般秉持著現實主義精神的作品,能夠有效拓展人們的想象空間、思維領域、視野寬度,能夠為我們當下模式化的文學創作,帶來許多新鮮空氣與有效啟迪。細細品味,以文學譜系定位,《三體》出于科幻小說文脈,但已非科幻文學枝干上的純粹的果實,而是在跨界“嫁接”中挾帶自成一體的中國氣派。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對現實主義的網絡文學的理解不需要那么拘束,準確來講我們可以說許多中國的網絡文學作品具有了現實主義的品質和氣質。

網絡是年輕人的大本營,也是網絡文學作家傾訴、表達欲望的最佳平臺和自由成長的空間。年輕人對于網絡天然的親切感也與他們所認識的社會生活的認識相聯系,刷微博、微信乃至于抖音,都是他們的日常生活經驗,也是他們貼近生活、認識生活的方式之一。從這一點上,閱讀現實主義傾向的作品也是他們了解、接觸甚至評價社會的渠道之一。這可能是現實主義文學當下很有市場的一大原因。

話說回來,文學對于當下現實的反映,是今天讀者所需求的。現實主義的精神也是一脈相承的。無論用何種媒介進行寫作和表達內心,人們都希望文學作品能夠關注時代,也需要非功利性的情感宣泄和撫慰。我們之所以去閱讀,是因為希望閱讀能夠給我們心靈帶來超越每個人具體人生際遇的滋養和指引。這樣一種現實主義的需求,它是和讀者千百年以來的需求相吻合的。文學在這里要承擔其使命,所以作家們任重道遠。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強烈建議網絡作家和傳統作家不要有過多的鴻溝,應該攜手不斷融合。網絡作家一定要在古典作品里面獲取營養,彌補藝術修煉的不足。我也呼吁主流文壇的作家們,要更多地感受時代的脈搏,和我們的讀者發生關聯,這種關系更多的是心靈的碰撞,而不僅是冷眼旁觀或是做一個俯瞰者,要與網絡作家共同去發現社會、書寫時代。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新火巅峰新火巅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