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首頁 > 評論 > 正文
原載于2019年6月30日《經濟日報》
 

滕貞甫《戰國紅》:貧困村的新故事

 
梁 彬

用作家的眼光,對扶貧攻堅工作做了一次精準而生動的案例剖析

長篇小說《戰國紅》近日由春風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作者滕貞甫,筆名老藤。這是一位多年來深入生活,扎根基層的作家。在他對生活進行深入思考,對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深入學習和把握,對自身理論素養的不斷提升的過程中,這部描寫扶貧攻堅的故事適時而生。

經過多年減貧工作,我們今天面對的是扶貧攻堅進入沖刺期,“精準扶貧”需要落到實處。一批又一批駐村干部深入扶貧攻堅第一線,把自己的青春與熱血、聰明與才智、汗水與淚水,拋灑在一塊塊貧瘠的土地上,有些干部甚至獻出了寶貴的生命。一個又一個貧困村因此重獲新生,駐村干部與當地群眾一起譜寫了“精準扶貧”的華彩樂章。

事情發生在遼西一個名叫柳城的貧困山村。小說描寫了以陳放、李東、彭非為代表的駐村干部扎根貧困村,想辦法,發動群眾,吸納群眾的智慧,集思廣益,治賭、種樹、遷墳、引水,開發具有鄉村特色的產品、產業,將傳說中被詛咒的貧困村,變成了靠群眾雙手勤勞致富的新農村。

作為一部主旋律的原創作品,小說并沒有將駐村干部以及村民群眾的形象臉譜化。作品中的人物豐滿而生動,個性鮮明。比如駐村書記陳放,性格溫和持重,他之所以主動選擇了偏遠的遼西,緣于他爺爺在戰爭時期曾得到遼西人民的掩護而脫險,冥冥中的感恩情結,讓陳放的內心深處對遼西有著一種天然的親近感,因此毫不猶豫地選擇去那里,也使得他從心底更愿意為遼西人民脫貧致富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相比陳放來說,李東比陳放更年輕,也更充滿年輕人的活力。他頭腦靈活,性格開朗,有些難請的人、難辦的事,他總能找到解決辦法。村民李青對他的好感,他們之間的交往,以及李青最終的對象選擇,他們兩人之間發生的故事真實而自然。

一直留守鄉村的詩人杏兒和再次返鄉的李青,也是性格鮮明,各具神采和風韻。她們的堅守、執著、勤奮、擅學,勇于開拓和創新,成為駐村干部強有力的支撐和輔助。在她們的不懈努力下,自己的家鄉得以舊貌換新顏,同時也展示了新時期新一代農民的神采與風貌。

小說除了塑造了一系列生動鮮活的人物之外,作家對“精準扶貧”政策進行了深入思考,并且通過具象的文學作品,將自己觀察與思考的結果體現了出來。小說記述了以陳放書記為代表的外來干部挖掘和培養本地人才,以柳城村民杏兒、李青為代表的年輕一代,在陳書記的帶領下不斷成長,勇擔重任,終于能夠獨當一面,分別成長為優秀的村支部書記和優秀的企業家。

畢竟扶貧干部下鄉只能幫助一時,而貧困村擁有自己的人才與智庫,才是永久脫貧致富的根本保障。小說中扶貧干部李東曾有這樣的一段感慨:“我們這些人早晚要回去,柳城的未來是柳城人的,能把杏兒這一茬年輕人培養起來,比上幾個項目還重要。”這是作家深入體驗生活、觀察生活的結果,也是作家將駐村實踐與“精準扶貧”政策相結合后進行的深入思考和新的發現。作家老藤在長篇小說《戰國紅》中提出的,駐村干部要注重培養當地的干部與人才,充分發揮當地干部群眾的主動性、積極性和創造性,這是總書記提出的“精準扶貧”思想的應有之意,是作家長期觀察生活,深入體驗生活和思考生活的結果與新發現,更是貧困地區實現永久脫貧的重要保證。

作家老藤以貧困村脫貧為題材,通過深入生活、細致觀察、深入思考創作的長篇小說《戰國紅》,敘述通俗流暢,人物鮮活生動,為黨的“精準扶貧”政策真正落到實處提供了鮮活的實踐樣本。從另一個角度講,我們也可以說,老藤是在用作家的眼光,對我國的扶貧攻堅工作做了一次精準而生動的案例剖析,其歷史價值和社會意義不言而喻。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新火巅峰新火巅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