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首頁 > 評論 > 正文
原載于2019年7月5日《文藝報》
 

眺望歷史中那個家族的背影

 
韓新枝
  周建新的長篇歷史題材小說《王的背影》首發《小說月報·原創版》2018年第11、12期,其史詩一般的磅礴氣勢與宏大格局,剛建硬朗的敘事風格,對于讀慣當下題材、日常瑣碎的讀者來說,不啻為一股強勁、清冽的風,令人倍感震撼與新鮮。
  小說分為相對獨立的三大部分,三部分的主人公分別是努爾哈赤的弟弟舒爾哈齊、舒爾哈齊的二子阿敏、舒爾哈齊的幼子瑙岱,小說以這三個王權爭斗中失意者的視角,從側面來寫努爾哈赤和皇太極兩代汗王統一女真各部,為清朝統一打下基業的征戰過程。舒爾哈齊作為努爾哈赤的親胞弟,從小就和哥哥作為人質住在李成梁的王府,過著寄人籬下的屈辱生活,后來又與努爾哈赤一起出生入死,攻城拔寨,統一女真各部。然而,即使是患難兄弟,最終在江山穩固和民族大義面前,也要有所取舍,有所犧牲,小說描寫努爾哈赤在處死弟弟前,陪他喝了三天三夜的酒,那場景令人唏噓感慨。小說第二部分的主人公阿敏也是一個悲劇性人物。他有勇有謀,戰無敗績,也有英雄的心懷,雖為舒爾哈齊之子,卻能躋身四大貝勒之列,足見努爾哈赤對他的信任。只是,出身和命運早早就把他安排在權力之外,縱有萬般不甘,也只能選擇犧牲自我,就像文中薩滿傳說中的阿格達一樣,阿敏天生有一種英雄末路的悲壯和蒼涼氣質。小說第三部分主人公瑙岱,作為“王的騎士”,他只想守衛在汗王身邊,不喜歡權力和戰爭,不想做馬踏尸山的貝勒,只想做天地間的精靈,特別是后來失明后作為隨軍的大薩滿,他身上的神秘色彩和悲憫心懷,其實也是父兄身上那種英雄精神的升華。
  舒爾哈齊、阿敏、瑙岱都是王權斗爭中的失敗者和被淘汰出局的人,但小說沒有著意突出權力的爭鋒和親族間的殘忍,而是懷著開闊的心胸和格局,去寫愛新覺羅家族內部的不屈、堅韌以及一種英雄的襟懷。小說中有一個非常有意味的場景,少年瑙岱在野狼谷獵殺了一頭野豬,那頭野豬被殺后“……頑強地站起,瞅都沒瞅瑙岱一眼,瞄著豬群消失的地方,踉踉蹌蹌往前走,一路上噴灑著鮮血……它的腿終于邁不動了,停下來,跪下去,用力地昂起頭,目光中沒有仇恨,只有遠方”。一頭野豬尚能平靜地面對生死,反觀舒爾哈齊父子,在命運與親情面前,從來都是隱忍而顧全大局,至死,他們的眼中都沒有仇恨……“沒有仇恨,只有遠方”,這是小說通篇的敘事基調,也是愛新覺羅家族負隅前行的內在驅動力。
  最后回到小說的創作立意和落腳點,作品最終反映的是大勢所趨下的民族融合以及文化上的交融。特別是小說第三部分,皇太極的撫漢、漢化政策,以及沒落皇族瑙岱不遺余力修繕寧遠城,以容納八方子民、漢蒙旗融為一體,彼此難分,等等,這些情節都表現了作者積極的民族觀和歷史觀。
  這部小說在結構上就像三個大中篇,既有聯系,在情節上互相補充,又相對獨立,便于展開對每部分人物性格、心路歷程、命運走勢的刻畫,使人物形象更加飽滿。在語言上,陌生化手法的運用,使小說讀起來非常有氣勢,可謂瑰麗多彩,充滿奇幻。同時,這部長篇還涉及大量歷史社會背景、民族風俗、神話傳說等等,確鑿的歷史事件與合理的文學演繹高度融合,像一部綜合的百科全書,反映了前清歷史時段的整體風貌。
  滿族作家周建新對歷史對自己的民族有一種獨特的思考和認知,此次以一種獨立而全新的姿態,眺望了歷史中那個家族的背影,同時也引領我們走進那熱血馳逐的時空,觸摸人性在歷史中的溫度。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新火巅峰新火巅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