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動態
首頁 > 動態 > 正文

王立春的童詩:一個豐饒溫暖的小世界

時間:2019-09-26 12:12      來源:文藝報 徐魯

一首詩如果不是從一個國家、一個時代的土壤或一代孩子的童心世界生長出來,它的生命力就不會長久。正如一粒白松的種子,如果是掉在狹窄的石頭縫里,它最多只能長成一棵低矮的小樹,可如果把它播種在深厚肥沃的土壤里,它就可能長成一棵參天大樹。

王立春是沐浴著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陽光雨露而成長起來的一位優秀的兒童詩創作名家。她迄今出版的兒童詩集《騎扁馬的扁人》《鄉下老鼠》《寫給老菜園子的信》《貪吃的月光》《跟在李白身后》《夢的門》等,總計篇目近400首。可以說,無論從質量和數量上看,王立春都是兒童詩創作領域里的佼佼者。這與她能夠專注于兒童詩這一文體形式的創作,并心無旁騖、鍥而不舍地在兒童詩藝術上持續試驗和探索是分不開的。創作者對于自己選定的某種文體的“堅守”與“忠誠”,也是一種“職業之愛”,無論是在自我選擇、還是被動選擇的狀態下,都是至關重要的東西.也許唯有如此,才能在藝術上有所建樹和成就。王立春之于兒童詩,就具有這種“較勁精神”。

王立春用一首首童詩去試驗了兒童詩在表現多種題材上的可能性。舉凡中國式童年生活的喜怒哀樂、童心世界里各種細微的想象與體驗、大自然中萬物有靈且美的生命狀態以及與人類的相互依存關系、個人成長中的點滴記憶與感受以及對兒童成長與教育的啟迪,人類優秀的文明、文化對童年的影響以及由此形成的童年價值觀和成長美學……在她的童詩里都有涉及。她還努力拓展兒童詩的藝術天地,給兒童詩插上了有力的翅膀,讓它們飛越了庸常的現實,而抵達了過去的兒童詩幾乎難以抵達的藝術邊界。她在兒童詩中動用了諸如想象、隱喻、擬人、直覺、夸張……各種表現方法,甚至在《跟在李白身后》這本詩集里,還加進了幽默、荒誕、變形、拼貼、穿越等元素,讓我們看到了兒童詩藝術表現手法上的豐富、美麗與神奇。

優秀的詩人、作家,往往會調動自己全部的記憶、感情、體驗、想象力和語言、文字上的才華,去完成自己的一首首詩、一篇篇故事,詩人和作家的一切都寫在自己的書中。讀王立春的詩集,我也有這樣的感受。也許,只有當她進入自己這些意象繽紛、姿態爛漫的詩歌里,她才會一任天真、心靈坦蕩、性情流露、毫無保留。這些詩,也是她生活軌跡和心路歷程的“編年”,所有的詩篇都是她一段一段的“旅程”。所以我認為,只有詩,才是她最真實的“自傳”。而一首真正的詩的生命和力量,也將超越詩人本身而傳至永恒。就像詩人但丁,他來到世上,也只為了寫出一卷不朽的詩歌,好讓一朵玫瑰的芬芳,永遠流傳在人們心頭。我記得,在一本什么書上還看到過美學家亞里士多德的一句話:“美比歷史更真實”,說的大致也是這個意思吧。

我認為,在兒童詩壇上,王立春與蕭萍的兒童詩堪稱“雙璧”,兩位女詩人是一南一北的“雙子星座”。她們的兒童詩里都是一種一任天真的“小浪漫”,有女性詩人特有的細膩和準確的直覺成分,也都有極其豐沛和鮮活的想象力在縱橫運行。同時,兩個人也都在抒情方式和語言文字上,有著異于流俗、與眾不同的創新與探索的姿態——借用當年魯迅先生的一個說法,就是文字上“不肯大眾化”。她們仿佛在以各自的才華互相致敬,不約而同地用一種來自女性詩人的直覺體驗、想象力和才氣,一起推動著中國兒童詩的小船,越過淺灘、小河而進入了深而遠的航道。例如王立春的《啞巴小路》:“你每天送我上學/趴在校門外看我上課/你不敢跟進教室/只知道一個心眼兒等我/我的啞巴小路……扶我走教我跑的/童年朋友啊/無論我野野地跑到哪兒/你都能把我默默地/領回家”,這種童年體驗、鄉村記憶,許多人也許都曾經有過。但是,題材擺在眾人面前,主題也許只有少數人知道,而如何表現卻永遠是一個秘密。能夠更準確、更逼真、更鮮活地呈現出這樣的體驗與記憶,一定是需要一種睿智和才氣的。王立春的童詩里,處處散發著這種睿智和才氣。王立春式的抒情就是這樣,用豐盈的想象加上形象、鮮活和富有童趣的比擬手法,給詩中的形象注入幾分童話色彩,也使詩歌語言變得更為新穎、靈動與活潑起來。

王立春的很多童詩也都是“童話詩”,有詩歌的美和抒情的韻致,也有童話的幻想、形象和故事情節。她把詩、童話、故事,還有散文化的語言,都不動聲色地融合在了這種分行的文體形式里。在中國當代兒童文學作家里,老一輩的詩人、童話家郭風先生,曾經做過這樣的探索,成功地創造了一種詩、童話、散文三者融合的“童話散文詩”,被人稱為“郭風體”。王立春對童詩形式和藝術手法的探索里,好像也有郭風的神韻。

《跟在李白身后》這部兒童詩集,是兒童詩中的一束“奇花”,也是王立春在尋求童詩藝術多元化的道路上,走得最遠的一部作品。這里的每一首詩,都從一首中國古代詩歌生發和“演繹”出來,詩人不僅僅是跟在李白身后,她是跟在整個中華文化傳統的身后,采來五千年的歷史和文化的情思,織就自己絲綢般的詩歌華章。其中許多詩句,都能觸動中國人心靈中最柔軟、最敏感的地方,因為詩里有我們的母語和回憶之鄉,有我們剪不斷的、溫暖的鄉愁。

也許,只有擁有真正的中國情懷,才有可能去理解和感知這些詩中的鄉愁。正如詩人流沙河在他的詩《就是那一只蟋蟀》里所吟唱的:“凝成水,是露珠;燃成光,是螢火;變成鳥,是鷓鴣,啼叫在鄉愁者的心窩”。一個不熟悉自己家園和根脈的人,對全世界也將是陌生的。這些兒童詩,也為小讀者們如何去學習和吟誦古代詩歌,提供了一種可以效仿的方法:用詩歌去理解詩歌,就像用篝火去點亮篝火。讓遙遠的古詩,在你的心中發出“回聲”,也用你自己的手、自己的閱讀,去擦亮和點燃古老的經典詩歌的“神燈”,讓它重新閃耀出新的光芒,就像太陽和它閃耀在大地上的反光。

編號: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 遼寧作家網 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110041 電郵:[email protected]
新火巅峰新火巅峰注册